公告:网址更新频繁,建议收藏发布页!点击收藏

成為黑棒玩物的人妖母女

  佛朗哥是個身材高大的黑人,有一頭 11.5in 大的公雞。他既喜歡女人,但更愛有小雞雞的人妖。他喜歡主宰和聽到他們在床上乞憐的尖叫聲卻又帶著期待的呻吟。在求學期間很多男生都羨慕他的巨棒,他也很樂意跟其它男生比較和炫耀他那根大黑棒。 他對男性沒興趣,但對人妖卻有特殊的喜愛,尤其體態嬌小嫵媚的亞洲人妖。於是他老遠跑到亞洲各地尋找皮膚嫩滑但又帶著雞雞的亞洲人妖。

但似乎不太理想,大部份對他那巨大的黑棒都抱有畏懼,不讓他抽插,一般都不願接受 他巨大的尺寸和那種粗暴的抽插方式。終於他還是搭上了可兒,年齡稍長,卻散發著誘人的成熟美態,可兒不但能容納他的巨棒還挺享受那粗暴的做愛方式。可兒跟她 15 歲的養女小媚住在小鎮一所公寓,小媚的生母在她剛出生不久就丟下她。小媚本來也是男兒身,可兒把她拾回來,當女兒般把她撫養,更給他取了個女孩子的名字。小媚很小時候就知道可兒是個人妖,但還是把她當母親看待,受到可兒感染,小媚也把自己作為女孩般生活著。

佛朗哥在酒吧跟可兒搭上,隨後兩人就往旅館開了幾次房間。。沒多久佛朗哥就搬進可兒的住處。小媚身型沒可兒高挑,但體態較豐腴。。當佛朗哥踏進家門時,小媚帶著一種疑惑的眼神看著他,因爲從來沒有陌生男人踏進過自己家門。

當晚他就把可兒搞得死去活來,他像飢渴了多年的瘋子般搓捏吸吮著可兒的乳頭及雞巴,然後以各種姿勢狠狠的抽插可兒的小屁眼。。在他巨棒猛烈衝擊下,可兒被弄得汗水淋漓,不斷呻吟喊叫。。而事實上,他們兩人都很清楚小媚在隔壁房透過細小的門隙正在聆聽和偷窺著。佛朗哥白天就出外直到晚上才回家,每個晚上都抽插可兒的屁眼直到他感到筋疲力竭為止。

起初可兒因為女兒的原因試圖保持關著房門,但在佛朗哥巨棒的衝擊下帶來的痛苦夾雜著愉快感令她不能自控而高聲喊叫。公寓的房間實在太小了,實在沒有太多空間埋藏個人私隱,而她也很快明白到,每當佛朗哥操她時,她那肆意的喊叫呻吟很難不被女兒覺察,淫靡的叫喊和喘息聲每晚都瀰漫著整個房間,關門與否就變得毫無意義。。如今每當佛朗哥操她時也懶得把房門關上了,那就意味著每次小媚要上浴室時,便清楚目睹房間裡所發生的一切。

某夜,佛朗哥正在以母狗式體位操著可兒時,他瞥見小媚就在房門外注視著他倆,小媚跟他頭一趟有眼神接觸,雖同在一屋簷下,但小媚一向都忽略他的存在。。他立刻從可兒屁眼抽出那根巨大的黑棒並以一種淫褻的微笑對著小媚上下擺弄,像向小媚暗示著某天你也會成為我棒下的母狗。。把小媚弄的一臉通紅,立刻掉頭就跑。

回到自己的房間,小媚靠在門邊身體不斷顫抖著,藏在牛仔褲裡的小雞巴竟勃了起來,她拉開了褲鏈把它拔出來,發覺雞巴濕沾沾的,透明的分泌物從尿道口一點一滴滲出來。佛朗哥那大黑棒不斷浮現在她視覺上,迴盪著整個房間的淫叫聲和養母那激烈的性交畫面讓她崩潰了。。一道濃烈稠白的精液從她幼嫩的雞巴噴了出來,沾滿了一地。。。身軀一下子癱軟坐落在門邊,雙眼半閉,小嘴半張的呼吸著。。。

小媚雖然仍然聽從著可兒,可對佛朗哥這個黑人來客她一點也不喜歡,甚至討厭。但最糟糕的問題,雖然她憎惡他的一切,但他那根勃起來時黑得發亮的巨棒卻像夢魘般無時無刻在她的腦海浮現,讓她每晚都發著奇怪的綺夢,每個早上起床下身總是濕糊糊一大片白色的液體,更令到她感覺自己弱小和羞澀每次她看到佛朗哥,而佛朗哥每次看見她都以一種難以言喻的微笑目瞪瞪地上下注視著她,讓她覺得渾身不自在而對他的態度更差以及無禮。。。

某個週末,可兒因有事情要外出,只剩下他兩人在家,佛朗哥叫小媚替他從冰櫃遞給他一罐啤酒,小媚斥喝他別用那種混著濃厚的黑人英語命令她做事情,立刻激起了佛朗哥的怒火,他立刻從沙發上站起來飛撲向小媚。

「你這個小賤貨。。我今天就讓你認識粗暴是怎麼樣的。。給我滾過來!」

他一把抓住她的頭髮, 把她拖到沙發上,突而其來的襲擊讓她失去了平衡,整個人一下子就雙膝下跪,身軀向前,手腳往後的俯匍到沙發上。

「你清楚無禮的女孩會有什麼後果嗎。。小賤貨!」佛朗哥用他帶著濃濁黑人口音的英語向小媚咆哮著。小媚試圖掙扎起來,佛朗哥就狠狠在她臉上搧了兩記耳光,令她感到一陣暈眩而停止了掙扎和爪抓。。。然後佛朗哥就以他強壯的體積和力度輕易地把小媚緊合著的雙膝扳開。

「哼!像你這種無禮的小賤貨都應該受到教訓。。」他翻起小媚的短裙,那堅挺圓滑的屁股在他面前一露無遺,他馬上掄起龐大的手掌用力向小媚的屁股打下去。。啪!啪!啪!的響聲迴蕩著整個房間,小媚氣喘吁吁的哭叫著。。他一手按著小媚的面額,另一隻手就往她的內褲摸索,一直摸到她兩腿之間,他的指頭觸碰到似乎比女性陰部多出來的東西,讓他馬上興奮起來,他胯下那根巨棒立刻令到褲襠隆了起來。

「哇!這個是什麼東西。。。小賤貨。。」他以一個迅猛而有力的動作將小媚的內褲扯了下來,小媚的雞巴就依他大腿上,她嘗試把大腿合攏起來,但他很輕易地就迫使它們分開來並把一隻手滑進她兩腿間,用他的大手把小媚的雞巴跟蛋蛋握在手心裡擠壓了幾下。。

「哎唷。。。呀。呀。呀。。」小媚疼得吔吔的叫起來

啪!啪!啪!他一隻手握著小媚的要點,同時間另一隻手又往小媚光滑的屁股拍下去,小媚那白皙的屁股被搧打得一片通紅。。「以後別再對我不敬了!小賤貨。。」佛朗哥滿臉得意湊到小媚耳邊說。。她雖然痛恨他的一切,但被他懲罰過程中卻給小媚帶來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在養母情夫面前暴露並被打屁股令他產生一種不可言喻的快感,儘管痛楚但她卻清楚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在脹大,佛朗哥當然也感覺到。。。被佛朗哥緊握在手中的雞巴不斷流出分泌物,佛朗哥手心濕糊糊。。 jp.jpg

「媽的。。這是什麼?」他一邊說一邊開始套弄著小媚的雞巴。。「你真是個小騷貨。。你也跟你母親一樣喜歡粗暴?你倆真是一對淫蕩的婊子。。。我就喜歡!」她掙扎著想要逃脫,但佛朗哥把她更向前推,讓她屁股翹得更高,把他雙腿扳得更開。以便在她下身的那隻手把她的雞巴握得更緊,有更多迴旋的空間及力度來套弄小媚那根已經硬了起來,龜頭還不時洩出淫液的雞巴,他的另一隻手又開始拍打著小媚的屁股。。如今每次佛朗哥的巴掌落到她的屁股時,她那根幼嫩而堅挺的雞巴就滴出一寸一寸透明的分泌物落到地板上,有幾滴就黏在佛朗哥手上。痛楚與快感夾雜著,把她的羞恥跟意志都衝垮了。。她不再哭叫了,她開始以淫蕩的呻吟和叫喊來迎接落到屁股上的每一下沖擊。。。

她終於到達了高潮顛峰,一股濃厚的白色液體從她雞巴噴了出來,一下子就射在佛朗哥左邊大腿上,佛朗哥這才鬆開他的手。。他把小媚推開,就讓她仰臥在地上,她雙手交叉反壓在背部下,兩條腿就屈曲地扳開。。她那半軟下來的雞巴還在身下抖動著,不時還流出幾滴透明的液體。。。雙目半閉,口唇半張的氣吁吁地喘息,身軀還帶著微微顫抖和痙攣,連串迭起的快感和衝擊讓她體力透支,而佛朗哥就站在旁帶著淫邪的微笑在欣賞。

「看看你這個小婊子對我做了什麼。。。」他邊說邊用手擦著小媚留在他褲子上的液體並指著他褲子下面隆起的龐然大物。。隨即就拉開他的褲鏈,挑出那根大黑棒對著小媚,她心裡想要個臉別過去,但雙眼好像不聽使喚被他那根大黑棒攝著般。。他迅速套弄了幾下就很快達到高潮,一股濃濁的白色精液一下就射在小媚兩條大腿內側,熱暖的精液濺到她半硬不軟的雞巴和蛋蛋。。。然後他蹲下身體,跪在小媚雙腿間,把小媚和他的大雞巴拿在手裡相互摩擦了幾下就將殘留在他雞巴裡最後一滴精子擠到小媚的龜頭上,最後把雞巴在小媚大腿上來回擦了幾下算是清理。。跟著用手塗抹留在小媚雞巴和蛋蛋的精液,把它們都抹在她微微聳起的雙乳和臉蛋上,當作是征服者對被征服者留下的烙印吧。

「去清理一下吧。。你母親很快就回來了」然後站起來對躺在地板上的小媚説,跟著就出去了。

寓所就留下仰臥在地上的小媚,在回味著剛發生的一切,佛朗哥射到她身上那股熱暖的精液,在她跨間摩擦的巨物和那非一般的尺寸都深深印在她腦海和撼動埋在她心底一直壓抑著的慾念。。她懶散拖著疲乏的身軀慢慢爬起來,雙手依附著物件一搖一晃走到浴室,她邊走邊想養母是怎麼樣適應佛朗哥這件巨物的。。。在冷水淋澆下,身體的慾火本來已經慢慢下降,但在她腦海浮現的一個個幻想又令她體內的慾火燃燒起來,又把她帶進另一個高潮。。。

待續。。。